• 注册
    • 查看作者
    • 每份感情都值得被回应

      每一个人都有着一个难以忘怀的青春,或许喂了狗,但它的牺牲教会了我……   

      天空不是很暗,晚霞的余辉映在我的脸庞,很深刻,但又不是很痛,刚刚经历了分手的我,呆呆的坐在他家楼下的长椅上,渴望着他会再次经过这里,然后对我说“别闹了,我们回家,我们不分手了,以后再也不提了。”但,这一切只是遐想而已……   

      晚霞慢慢逝去,细雨开始飘落,它带着我的泪和遐想一点点落下,只有失落后才能够明白此刻的内心,一场细雨,一幽光线,静静的,似乎没人在身旁,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当你体会后,才会明白,一切……只是一场旁观的梦   

      “叮叮叮”我低头看了一下手机,原来是最近新加的群里经常聊天的一个人添加我微信了,满怀好奇的我同意了好友申请,给他发了三个问号想知道他的来意,“小姐姐,怎么不见你在群里聊天呀,是不是心情不好呢?”因为在群里经常和他聊天,把他当做知心一样什么都告诉了他,我决定把现在的情况告诉他,“我…失恋了,他不要我了,再也不要我了”消息发出去后隔了几分钟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在他消失的这几分钟对我来说似乎是现实再一次把冷水泼向我一样的孤寂难受,接通了电话他着急地说:“你现在在哪里呢?别难过了,总会遇到合适你的人,其实放下不就是放过自己吗?长痛不如短痛对吧”我哭了,电话没有挂断,他的安慰让我想起了楼上那个人,开始有点忘我了,沉默了一会儿拿起手机“你知不知道我在你楼下等你呀,我们不分手好不好,你不能不要我,我离开你我怎么活,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能看在以前不要离开我吗?我错了好不好,求你了不要分手下来接我好不好,下雨了你在哪里啊,我好冷,你能像以前一样忽然打着伞拿着衣服出现在我身边吗?我想你了啊”委屈的嚎啕大哭了起来,似乎忘记了电话没有挂断,电话另一头的人也不是楼上的那个人,然而却很认真的在听着我哭闹,雨越下越大,路过的人都投来怜悯的目光不敢过问。   

      过了一会儿,手机再次响起了电话的铃声,擦了擦眼泪接了电话,假装正经的说了句“喂,你是?”“薛小莱,我喜欢你,不管你现在在干嘛,不管你现在是不是单身,我喜欢你,你能接受我吗?我想和你在一起,很认真,你很开朗很活泼很逗比,但那才是真正的你呀,我喜欢你”我愣在那里了,毕竟备注的这个人比我小   

      我来介绍一下电话中从没出现名字的那个人吧,他叫做坤龙,00年8月18生日,是河南人,医学生,此刻正在医院实习,人很好,笑起来很甜,自愈能力也非常不错,也正是这通电话,让我的人生重新回上正轨,我想,这一定是上天安排下来的天使。   

      到了第二天,我还在睡梦中便接到他的电话“傻瓜,今天也要好好上班,我会陪你一块上班的,不许哭鼻子了”我把电话挂了,双手抱着头蹲在床上,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该笑还是该哭了,毕竟太突然了,这样会不会在别人眼睛里我显得像女流氓?不行,不能这样,冷静!当冷静下来的时候我开始感觉不对劲了,心想怎么突然多出了个男朋友呢?还没来得及看手机就惊慌地起床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关门的时候看到了台灯下面的手表,眼睛又开始不自觉地打转转了,那个人他现在不在了,我该怎么办?锁好了门就往楼下冲了,路上一如既往地在旁边的商店买早餐,然后用手机扫一辆哈罗共享单车去上班了。   

      提前到店门口,然后把门开了,把自己关在里面消化早餐,虽然店里有卖面包和牛奶、茶叶蛋,但太贵了,对了,我在罗莎蛋糕上班,今天上早班,吃完早餐后我开始做班前卫生了,在搞卫生的时候接到亦琛打来的视频电话,那时候是上午7:00多,打电话的时候还和他时不时相互怼一下,心情感觉舒畅多了,生活何必给自己增加色彩,简简单单留在心里就好了。下午就结束了这一天的工作,然后自己去到了他在楼下长椅上坐着,风时不时地玩弄着我的刘海,而我却依旧一个人,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这儿发呆,与风对话与月对视,与自己的年少告别。   

      经过了协商,我便决定去他那边生活一段时间。    

      2018年5月17日,独自一人离开了成都,向着从未去过的北方出发,心中却不是不安,而是充满着对未知的北方的向往,中午12:44抵达新郑机场,然后自己坐车到开封,他一直打电话给我,但我没接到,然后回了他的微信信息,说:“嗯,没事不用来接我,我能找到路的。”他同意了,然后他便在他们县城车站等我,几经周折,终于到了开封车站,买了一张去往通许的车票便上车了,售票员告诉我,我想去的地方是流水班车,只要满人就发车了,于是我提着行李箱找了个地方随便坐下,因为语言都不通,所以我全程戴着耳机听《纸短情长》,这首歌承载了太多的回忆,但这首歌此刻对我来说却很治愈,在车上,我的脑海闪现着情感的点点滴滴闭着眼睛然后安静的睡着了,但微信却一直和他位置共享。

      抵达通许,下车后就能看到他在出站闸机那边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可不就是嘛,他在等我呀,我和他一起上了公交车,他坐在我旁边,然后手悄悄地摸过来牵住了我,我没有说话,这一刻什么都不敢说,就这样静静的望着窗外的一切,而他在我旁边不停的诉说着关于他的通许记忆。不只过了多久,他喊了一声“师傅,靠边停下”然后我便和着他一起下车了,他把我带进了他租的房子里,一进门,行李还没放好就用舌头在我身上游走,这种感觉是享受还是不敢动,然后任由他摆弄……

      到了晚上,他带我逛了一下周边,然后我们一起去超市买了些生活用品,他带我吃了我从没见过的食物,河南话叫它“毛蛋”,一开始我看着这个还不敢吃,后来非要我尝尝我也就吃上了,很好吃,他说他过些日子要回家了,家里要扒洋葱和大蒜没时间在出租屋里了,于是乎我和他一起去了他家里,他的爸爸妈妈和姐姐们都挺好的,就是在他家干活有点累人(纯帮忙),有天晚上,他妈妈怕晚上会下雨,提议我和他一起把三轮车开地里去,在那里过一夜,我也非常向往,特别想去试一下,但那也只是给我们开玩笑而已,我在幻想着,晚上睡在三轮车上,抬头仰望着漫天繁星,闭眼倾自然中最优美的旋律,这会是多么美好的一幅画面。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道在他家待了多久,以至于我也不能很清楚的记得了,但很开心能够经历这些以前所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我们把洋葱和大蒜都处理完了,也卖完了,准备出发前往深圳,这一天,他的姐姐开着三轮车载着我和他,将我们送到车站,我依稀记得,在火车上,我趴在他腿上睡觉,他趴在前面的板子上睡,然后他流了我一脸哈喇子水,至今想想都有些后怕。

      抵达深圳,他的小姨来接我们,然后给我们安排到了一个厂里面上班,应该在厂里没有上过几天班吧,然后就溜到珠海去做服务员去了,在珠海的日子真让人后怕,不知道他从哪认识的人要见他,他不告诉我然后一个人跑去高铁站找网友去了,我为什么知道他去了高铁站呢,因为他走后我和他通视频,我看到了他身后的站牌,于是我便马上跑了过去,他看到了我就开始解释说是过来散心的,然后我就和他一起散心,而他的手机却一直有消息闪动,经过很长时间的交流,他坦白了实情,说是过来见网友的,然后网友在某某酒店,他要过去,可我怎么会让他过去呢,身为圈里人应该都知道一个人不可能大老远跑来在酒店等你的,他说别人有钱,他想假装和那个网友谈恋爱骗网友的钱,这时候我怒了,拒绝了他去见网友的行动,但他不肯离开非要去,于是我从他那边知道了酒店名字和房号,我便抛开他替他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这竟然是噩梦的开始……

      我到了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然后门打开了,而我却被拖了进去,没错,是被拖了进去,套住了头,

      我什么也看不见,而我身上的衣服却在一件件的变少,我很害怕,很绝望,他们拍了我很多裸照,当知道我不是坤龙时,他们拿走了我的身份证和手机,把我手机里的号码都拷贝走了,然后威胁我说明天要坤龙去才能拿到我的身份证,我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没有给坤龙说这件事情,我想着,我自己过去也可以拿到的,于是我整理整理下楼了,路上遇见他,他问我网友在不在那里,我给他说那边根本没人,然后就一起回去上班了。

      到了第二天下班,也就是凌晨2点多的样子,我一个人跑了过去,想把身份证拿回来,但没想到他们不是一个人,我把身份证拿走后,身后便有一台黑色的大巴车跟着我,我拼命跑拼命跑,他们也拼命跟着,应该是在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我被拖上了车子,进去后里面黑黢黢的,就感觉车子在走,而我身上有很多双手在抚摸着、撕扯着,我拼命的喊,但嘴里被塞了东西根本喊不出话来,衣服越来越少,而我却也被痛晕过去了,不知道这一场车子上我经历了什么,就感觉被东西扎了一下,然后又有接二连三的东西在扎着我,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特别偏僻的公园里,衣服没有穿在身上,就连内裤也被撕扯的破破烂烂,身上、脸上、头上、大腿、屁股…全是些那些人的体液散发的恶臭味,我穿着衣服,找到手机,然后蹲在马路边和坤龙诉说着一切,如果我不知道他去见网友,是不是经历这些的就不是我了,但我不后悔,因为这算是替我爱的人承受的。

      很快,我们离开了珠海,回到河南后,我们租了个房子一起读书,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身上开始出现各种不适症状,首先是脚底板和手掌心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一个的小窟窿,然后我的视力也渐渐不好了,我们去医院检查,一身看到我的手掌和脚掌后,首先以为是皮藓,然后用了药不见好后医生开始给我验血,发现感染了性病—梅毒,然后就开启了整体吃药的治疗,以及每周去市里最好的医院打针的路途,我很害怕,我还年轻,我不想得这种病,经过很多个月的治疗,梅毒终于治愈了,可我的内心却永远也治愈不回来了,于是乎我开始抑郁起来了,有时候半夜说梦话,有时候想不通了就把自己关在床头边最角落的位置,用修眉刀疯狂的挠自己手,那时候好想离开这个世界,到了愚人节那天,坤龙提了分手,我同意了,因为我害怕我自己伤害了他,也害怕他看到我哭的样子,我把门反锁了,一个人在里面大哭,把没用的东西都乱甩乱砸,过了一天我稍微好点了,但却发现他已经把好友都删了,微信和电话也都拉黑删除了,这天夜里,我叫了一辆车把我送到他家那边去,而我带着他的东西都过去了,准备把这些都还给他,司机把我放下后便走了,我把东西放到他家门口后敲了敲门,便偷偷躲了起来,他妈妈出门把东西都拿了进去,然后给坤龙打电话,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一离开我便去郑州上班去了,很心累,然后我一个人走了两三小时的路走回了出租屋,第二天一大早便骑车去了他们村子,我戴着口罩和帽子,安安静静的坐在他爸爸的坟旁哭泣着诉说着,早晨的风很凉,一整包烟也没能把我暖和起来,我走了,不带走任何不属于我的东西,哪怕最后穷困潦倒,但至少我付出了,虽然没有一点儿回报,但我知足了……


      每份感情都值得被回应

    • 0
    • 1
    • 0
    • 6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男色君Lv1VIP官方
      打赏了168金币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